糖糖好吃

刀亂Es全職廚!現正絕讚挖坑中!

《Forgotten》番外

三日鹤   

现paro    ooc很大……
说是番外,不如说是三日月的视角,对三日月称呼是剧情转折需要,季节是对印象来决定的。
番外好像比正篇还多字……抱歉…


—————以上,可以请走~———————





又一次。



不知道是第几次从睡梦中惊醒,自从那次车祸之后,三日月就鲜少睡过一场安稳的觉。



[ _____,我们要一直在一起哦]


“谁…是谁…?”


[领养一对男女吧,看着未来的孙子们嬉戏,老了也在一起,我相信那时的我们依旧………。]



[ ______,我………嘶…嘶………你…嘶,所以别……嘶…忘……我…我是嘶………你的………嘶………恋………つる…る……に…が……………]



“你到底是谁…”


[嘶………………………]





“头…好痛…”





梦境中站在阳臺的人,背对着三日月宗近,因为阳光的关係,只看到他的影子,他的身姿在阳光下闪耀;突然一阵风吹来,讲一旁的白纱窗帘吹起,也一併吹起了那人的髮稍,一抹淡淡的薄荷味溢散。



熟悉又安心的味道,凉中带甜,却又不腻……


“___,别掉下去了。”



梦境中的自己,语气温柔,带着一丝宠腻,眼神中流露出的更是说不清的爱恋。



[啊!他叫!…… 他是!]




[…………………………我不知道…明明应该是很重要的人啊。]




三日月宗近还在思绪当中,对面那人突然转过身来,露出一抹淡笑。却依然看不清他的样貌,一闪而过的只有他饱腹活力的金萤色眼睛。




『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开。』




语毕,画面开始崩毁,一片片掉落的景象又重新编组,转换到了车祸现场。




现场的自己环抱着一个人,环抱的感觉是如何的清晰,惟独他的脸却被一团黑影盖住。




[ ____,不论之后如何,别忘记,我永远爱你。]



画面又再度崩毁,这次三日月宗近跌下了无尽的深渊……



[啊啊啊啊啊啊!别走!你到底是谁…]


[我是つ…る…に……な…别忘了…]



——————————————————————



再一次的,三日月宗近再度梦到了那个梦境,真实却又飘淼的梦。


刚从睡梦中惊醒的三日月宗近,全身冒着冷汗,心中惊魂未定。
在昏睡中的喊叫,招来了照顾他的看护。



“到底是谁…”



看护在听到三日月宗近的喊叫声后,十分迅速的赶到了他的房间,并熟练的递给他一杯薰衣草茶安定心神。


“又是那个梦吗?”


三日月宗近沉默,低下头,把玩起手中的空杯。


“……”

“你不愿意讲我也没办法,但我希望你可以更信任我,病患与看护之间也是需要信任的,今天你又作梦的事,我会转告给一期一振医师知道,希望你能好好跟他谈谈。”


话说完,看护关上了房门,独留三日月宗近一人在房中,对着窗外的雪景发呆。


“又一年吗。”

——————————————————————



隔天清晨,鸟鸣唤起了浅眠的三日月宗近。
门外传来一串敲门声。


“打扰了,三日月先生,您住得习惯吗?”

听到自己名字后,缓缓抬起头,与发聲者对上了眼。

“哈哈哈,习惯哦,这裡有人照顾啊。”


自车祸后的一年,三日月宗近来到了这间疗养院,他高中友人开的疗养院,这裡的老闆很爱喝茶,每天每天都在外头的椅子上喝着茶,边说着他恋人的是事,他的恋人貌似去了远方,已经许久没回来了,但他持续等着坚信他总有一天会归来。开这家疗养院,也只是为了要给他一个可以回来的家,这裡总是充满失意的人,久而久之,这裡变成专门照顾失去记忆及失意的人们。


在这治疗的一年中,一期看着三日月宗近,眼中总有说不出的话………


“那麽就开始例行公事吧,不知道三日月先生最近心情变化,记忆回復,及……………”


三日月宗近并没有讲一期的话听进去,只是出神的望着他,他喜欢一期,这是确定的,自从车祸之后,一期不只是当他的主治医师,在许多方面都十分照顾三日月宗近,他知道,一期喜欢他,但不是恋爱的喜欢,一期看着三日月宗近的眼神总是带着一股歉意,三日月宗近知道,却不知道原因,即使问了许多次,得到的回答都千篇一律。



“这是对某个友人和你的歉意。”


独自沉浸在自我思绪中的三日月宗近,忽略了一期的叫唤声,一期看到此状况,只好先行离去,留下三日月宗近一人沉浸于自身的漩涡中。


——————————————————————



又过了两年,三日月宗近依然没有好转,不过他希望搬回住处,在看到他坚定的决心之后,谁也拦不住,所以他的兄弟小狐丸帮他打点了一切事物,将他的住处整理得当,也将鹤丸在三年前写的那封信安安稳稳的放在桌上,一切都如过往,两人世界的一切都没有变化,只不过只剩下一人罢了。


搬回家的三日月宗近,一打开家门,看到的不是心中所想的样貌,而是多了分调皮的感觉。这种摆设,不知为何,让三日月宗近心中有股心痛的感觉,却不知道为什麽。


越想越心烦的三日月宗近,乾脆把一切不符合自己风格的摆设打包,就在最后,像是被驱使般的,走入了一间看似普通的房间,并在桌上发现了给自己的信。


给   三日月



信封上的称呼亲密,让三日月宗近不禁猜疑写这封信的人是否跟自己的梦境有关,便在好奇心驱使下打开了信封,让尘封三年的信件重见天日。



信件上的字秀气却带有一股傲气,有种让人喜欢且讨厌不起来的气息。



〖三日月,你好吗,你大概很好吧。其实我不知道你是否会打开这封信,毕竟你都认为我是如此噁心的人了,说不定你不会回来,将这有着我们回忆的地方卖掉,踏上你新的人生。我知道你喜欢一期,你的眼睛不再只看着我了,这不怪你和他,只怪我和你的缘分不够吧,我将你託给一期照顾,我知道这很任性,不过,我希望你能想起我,一点也好,只要我还有在你的人生中留下痕迹,便别无所求。

我要离开了,踏上旅途。我依然爱你,不论是从前,现在还是未来,你是我一生唯爱的人,当你看向远方,说不定我也在远方为你祈祷,放下吧,我的爱人。
   
   致  
              我一生的挚爱   
                                        
                                曾经的曾经
                                              鹤丸国永 留   
                               20××年 初冬             〗



面对这封信,三日月流下了泪水。


三日月想起来了,一切的一切都想起来了。


所有他和鹤丸的回忆,还有鹤丸是怎样崩溃于自己面前,那隻骄傲的鹤是如何捨弃身段,停留在他身边的,他却将这一切狠狠践踏。



他打电话给小狐丸和一期,他们都十分惊讶且惊喜他的恢復。
他在与小狐丸的通话中问道,为什麽不早点给他那封信。
得到回答是:


“这是属于你自己的课题,你自己要跨越的障碍。”


三日月瞭解了其中的意思,带着愧疚的心致电给了鹤丸的好友烛台切,相约见面时間。


那一天,烛台切和大俱利都到了约定的地点,却怎样都没看到鹤丸,就在三日月要询问时,大俱利一拳打了上来,拎住三日月的领子,一旁的烛台切也只是冷眼旁观,听着大俱利对三日月咆哮道:


“你休想找到国永,你个烂人!你知道当年国永听到你醒来时脸上是多麽喜悦,不顾自己的身体,拔了所有管子,飞奔到你面前,只为了确认你的安全,你却给了他重重的一击,甚至喜欢上他的好友,导致国永得了失语症,他从不在别人面前落泪,但是他在夜裡流泪,哭得多麽伤心,却还是笑脸对我们,你却一次次践踏他,你凭什麽找到他!你凭什麽!”



“……………”



三日月没有任何的藉口,因为一切都是事实,只能垂着头任由大俱利和烛台切骂。


“想要找到鹤丸吗?”



烛台切突然猝不及防的说了句。
三日月勐然抬起了头,眼神的坚定任谁看了都知道不是造假。



“想。我想找到鹤。我要找到鹤。他说我的曾经,我的现在,我的未来。我的一切都属于他。”


烛台切听到,默默的交出了鹤丸交付的纸条。
他到的每个地方,留下的每个线索,都要自己去寻找。


于是三日月踏上了旅程,跟着鹤丸的轨迹,到达了每一个鹤丸留下线索的地方,瞭解他所经历及感受的一切。


这一走,花了五年,终于在第六年初春找到了鹤丸所在的地方。



初春,雪刚融,天气还有些冷,三日月胆怯的推开厚重的木门,与在窩沙发上的鹤丸对上了视线。



“三日月…”


八年了,鹤丸第一次说出了完整的话,金黄色的眼眸再度充满色彩。


面对睽违已久的重逢,两人相拥而泣,两人的世界在一次相交。


“这次我不会再放手了”三日月想。


三日月将鹤丸环抱起来,鹤丸双手挂在三日月的脖颈上,脸上流露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表情。


于是,时间的流转又再度开始,从分离到重逢所失去的时间全都要补回来,两人心中停止八年的钟摆再度启动。


冬天,是分离的季节。
春天,是重逢的季节。

但他们不会再失去彼此。

往后,四季,都是幸福的时节,只要两人在一起,曾经,未来。全数抛弃也没问题,现在的他们拥有的是当下。








fin.




《Forgotten》

三日鹤   

现paro    ooc很大……

开放式结局

三日月去向不明(?

官方一甜完就是有种写文的冲动…

有番外,等明天生
是说我的主篇都还没更…

听完歌的产物,建议搭配食用。

https://youtu.be/-2U0Ivkn2Ds

————以上————可以请走~


「Within you I lose myself, without you I find myself wanting to belost again。」



窗外一片雪白,暴风雪依然肆虐着,将世界复上洁白的风衣,外头的枯树还是毅力不摇的挺于风雪中,屋子内柴火烧得噼啪作响,坐在沙发上的人,身上披着毯子,手上握着一杯刚泡好的可可,一边小口的噈饮着,失神的望向窗外雪白的世界。突然,他说了句没头没尾的话。

“8年了。”

时间向静止般,只有柴火的声音。

“我跟他分离了8年了,时间过得还真快。但我却还是忘不了,他的呼吸,话语,胸口的温度,彷佛还像昨天一样。”

他放下了马克杯,调整了个舒适的姿势,缓缓的闭上眼,开始回想。


————————————————————


“三日月!”

远方跑来了一身白的傢伙,拥有俊美的脸蛋的男人转过了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随即露出了笑容。

“鹤。”

“快出发吧!不然待会塞车了怎麽办,不是说好要去山上赏樱,要早点佔位子吗!”

“哈哈哈,好哦,都听鹤的,记得要替老爷爷的我带路啊。”

“好啦好啦,快发车!”

鹤丸和三日月交往了5年,从高三到现在,大学毕业了,也都不曾厌恶对方,双方家长和友人也都支持,他们就像被天神眷顾的一对恋人,拥有了一切的幸福。

一蓝一白的身影先后入了轿车中,天气晴空万里,只有稍稍露出头的朝阳探出头来。


天气真好。


————————————————————



一路上因为时间还早的关係,没什麽车和人,畅通无阻的开到了山腰,在车上说说笑笑的两人,带着既期待又兴奋的心情驶上山顶。

就在三日月一转过头,一辆卡车从拐弯处冲出,没有煞车的情况下,朝着他们驶去。

“三日月!危险!”

说时迟那时快,三日月一个甩尾,用车侧抵挡冲力,将恋人的身体环在胸口,紧抱着。

卡车撞上了驾驶座的方向,三日月首当其冲,这一撞,失去了意识,失去意识前,向鹤丸说了句话。

“鹤,不论之后如何,别忘记,我永远爱你。”

被护在怀裡的鹤丸受的伤不重,倒是三日月的这句话急死了鹤丸,他慌忙的轻拍着三日月的脸颊,但无论鹤丸怎麽叫也不起来。

“说什麽傻话啊,快起来啊,我带电话叫救护车载你到医院的,所以快起来啊,别抛下我啊!”

“三日月!三日月!三日月!”

“…………”

没有回应,空气中只剩下鹤丸带着哭腔的声音,谁也没有回应。随即,鹤丸也晕了过去。


————————————————————


“哔,哔,哔,哔……”

消毒水和机械声叫醒了睡梦中的鹤丸。张看眼,眼前不再是支离破碎的景象,而且亮的刺眼的日光灯管和白色的天花板。

鹤丸艰难的抬起插满管子的手,眼角看到了一旁焦急的父母了友人。突然想起事发现场,急忙在人群中寻找那一抹蓝色。

没有,没有,没有…到底去哪了…三日月!

鹤丸想要说话却发现喉咙乾得可怕,依然艰难的发出了细微的声音…

“三…日…月…”

众人听到声响连忙看向鹤丸,父母哭得满脸泪水,友人也留下了眼泪。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医生本来说,要是今天没醒来,就没什麽机会了,吓得我们都快…都快……”

鹤丸的妈妈说到一半,又泣不成声,一旁的五条国永只好先将他带出病房抚平情绪。

“三日月呢?”

鹤丸看向留在病房的烛台切和大俱利。两人面有难色的低下头。

“他醒了,不过……”

鹤丸一听到三日月醒来的消息,拔掉了身上所有的管子,飞奔出了病房。烛台切和大俱利连忙跟上追了出去。

来到三日月的病房,看见他正看着窗外的樱花发呆。

鹤丸对着三日月说了好多话,却只换来了一句冰冷的话语。

“你是谁?”

那一瞬间,鹤丸崩溃了,他放声大哭,三日月脸上露出了嫌恶的表情。

“三日…月…,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鹤丸啊,鹤丸国永,你的恋…人…啊………。”

鹤丸断断续续的用字词拼凑出完整的句子。

三日月脸上嫌恶的表情没有消失,反而更严重。

“你是谁,不要直接叫我的名字,我不喜欢你。”

“你觉得我噁心了吗?”

不用回答,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鹤丸说不出话来,他只是呆呆的看着三日月,那曾经他最爱的人,现在他最爱的人,属于他的人……不过,他真傻啊,他的三日月,不再属于他了。

他还说那个他,我还是那个我。
只是他和从前不一样了,我的心早就被他掏空,现在的我们,宛如平行的世界,不再相交。


啊……就这样,过去吧。

我的爱人啊。



————————————————————


三日月失忆了,鹤丸失语了。

三日月忘了他们的所有,鹤丸也说不出他们的所有,两个人的世界交错开了。

之后,三日月发现到了他的主治医师— 一期一振,很可爱,恭恭敬敬的,有时一点小冒失,惹得三日月好喜欢好喜欢这个医生。

鹤丸都看在眼裡,金萤色的眼眸不再充满活力,只剩下空洞的情感。

一期左右为难,他的好朋友们,一对原本相爱的恋人,因为一场车祸失去了彼此,自己也成了这轮迴的一员,对着三日月的追求,和鹤丸空洞的眼神,他怎麽也想不出该如何是好。

“三日月先生,例行检查到了。”

“哈哈哈,叫我三日月吧,先生感觉多疏远啊。”

“………”

“三日月先生,请配合。”

鹤丸看着三日月对着一期的追求,什麽情绪也没有,他看见一期的为难,他知晓这不是他的错,也不是三日月的错,但是,看着他们,一开始心还是会痛,现在已经快没感觉了,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还是依然深爱着这个男人,即使他爱的不是自己。


————————————————————


不久后,鹤丸出院了,虽然他还说不能讲话。三日月还是要在医院观察。所有家人朋友都担心鹤丸受打击会想不开,对他百般照顾,鹤丸一一回绝了好意,表示自己很好,他还是带给周遭的人惊吓,快乐,只不过他的眼神早就空了。

我的心早就在第一次相遇那时被你掏空了。

现在你抛下了,我只好重拾我自己,向远方飞去,该是鹤离开的时节了。


现在的他,打算去旅行,看看着世界的风景,感受世界的人文,历史和奇妙。他在他和三日月的家,拥有许多回忆的那个家,在桌上留下了一封信,又拜託一期好好照顾三日月,便踏上了旅程。

鹤丸去了好多国家,在不同的国家,认识了好多的人,体验了许多不同的民族风情,他去了,俄罗斯,美国,英国,法国,印度,西班牙,义大利……等等,花了三年环游世界。最后在瑞士的阿尔卑斯山上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5年。

这5年,他依然和自己的家人保持联繫,确认自己平安,不过在这通讯不发达的地方,也没什麽好知道的。

现在的他,养成了看雪的习惯,想起8年前离开时的天气,也是个下学的日子,他望着外头,想着过往。

鹤丸的失语症看来是治不好了,现在也只能说出隻字片语。


心病是用药也无法根除的病痛。


第8个冬天快过去了。雪也快融了,之后又会是个平淡的一年吧。他想。

有多久了呢?他问自己,没有任何的回应………

他笑了笑,哼起了民摇,一个失去恋人的女子所作的歌,旋律缓缓的道出女子心中的悲苦,鹤丸想了想…

我的心情又有谁瞭解。

脑中再度响起了熟悉的旋律。彷佛远方传来的颂歌。

啊…就这样,过去吧。



————————————————————


沙发上的男子睁开了眼,嘴角浮出一抹淡淡的,近乎看不见的笑。


“好像做了个又长又美好的梦,但梦终究是梦啊。”

他露出了蜜金色的眼眸,眼中千丝万缕的情绪随着那一行清泪落下…



「I'll think of you every step of the way。」





Fin.

三日鹤【醉由心生 】
现paro

狗仔三日月×狗仔鹤丸

大概是欢乐向

某天脑洞的结果,后期可能开车(?

保证HE!绝对不撒玻璃!

严重ooc

—以上—可以往下吧~

清晨6点,外头朝阳便有朝气的升起,些许阳光便顺着窗帘的缝隙悄悄的熘了进来,照在鹤丸白淨的脸上,熟睡中的鹤丸像要躲开阳光的照射般,翻过了身,却感觉一股温热的气息往脸上吹来,起初还不在意,到后来,感受到来自旁边灼热的视线般,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美丽的脸,鹤丸呆滞了一下,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与对方承载着一切的双眸对上,霎时间,时光像静止般,两人对看了许久,尴尬的气氛终于在鹤丸的惊叫声中结束。

“哇啊啊啊啊!你怎麽在这啊!”

鹤丸连滚带爬的掉下了床铺,瘫坐在地上,突然感到一股寒风,看了看自己身上一丝不挂的样子,又惊叫了起来。

“老子可没有裸睡的习惯啊啊!”

看了自己和三日月,发现对方身上也同样一丝不挂,脸色越来越苍白,连忙问三日月昨晚到底发生了什麽。

“三…三日月,昨晚我们怎麽了吗,如果你的贞操不小心被我夺走了,我很抱歉,我…我…一定会负责的。平常我是不会酒后乱性的,真的很抱歉啊,哈…哈哈”

语毕,鹤丸像飞也似的收拾好东西,在三日月充满爱。意。的注视下,夺门而出,徒留三日月一人在莫生的家中。

出了门,外头的太阳从一旁的大厦边角露出,清晨的空气清新,微风吹拂,街上有着零星的人走着,赶着上班课及散步的老人,看到如此景象才确认自己的手机,裡头毫不意外的都是友人昨晚传来的讯息。

光:[鹤丸,你在哪啊,都几点了!!!]-10:56

光:[鹤丸!!!!回我啊,不然你的晚餐就不留了!!]-11-32

俱:[快回电,光忠好吵]-12:44

光:[鹤。丸。哦。给。我。回。电,否则就不用回来了。😊]-1;45

光:[最后通牒哦~😊😊]-2:55

光:[你个好小子,今晚你就别想进家门了😠]-3:15
     :
     :
     :

看了看现在的时间,6:17,完了,鹤丸心想,现在回家肯定被骂,可是,我还要上班啊,不回家不行啊………只好硬着头皮回去了。

一打开家门,本想蹑手蹑脚的回到自己房间,却突然被光忠的声音叫住。

“嗯哼,终于回来了啊,鹤。丸。”

对上的是光忠一脸明显彻夜无眠的黑脸,脸上带这不自然的笑容,还有一旁不耐烦的大俱利。

“哈哈…哈哈,是啊,我…回来了呢…哈哈…哈,如果没事,我…我就先回房了啊!”

“嗯?别想逃啊,鹤丸~”

“你知道你这样在外面很危险吗?怎麽都没说一下,如果你出了什麽事,我要怎麽面对伯父伯母啊,你让我和小俱利很担心你,你认为这样的惊吓很好玩吗?”

“我没有担心……”

“鹤丸你别想跑,我今天一定要好好的跟你说一下,小俱利也是,一起听,你们如果都这样,我会生气,别不报备就夜不归宿啊,说了多少次,都没在听,这样以后…………”

大俱利:😾⬇
鹤丸:😹⬆

一整个早上耳朵都充斥着烛台切的碎念,连觉都没睡成的鹤丸,在被迫听着烛台切的唠叨,和昨晚酒精的宿醉冲击下,在烛台切教训的途中晕倒了。

完全没想到事态会如此严重的烛台切,看到鹤丸在自己面前倒下,突然惊慌失措,连一旁的大俱利也因为突发的事件,搞得手足无措,好在他很快就回过神来,安抚好烛台切后,帮鹤丸请了假后,立马将他送去医院。

“嗯……”

一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印着熟悉的惊吓鹤的天花板,而是一片洁白,伴随着空气中的消毒水味,鹤丸很快的反应了过来,转头看到一旁担心的友人,他抬起插着营养液的手,盖到友人紧握的双拳上。

烛台切立马抬起头,对上鹤丸清澈的眸子。

“你醒了!你突然昏倒,吓到我跟小俱利。”

“顾好自己啊。”

“哎呀,难得小俱利的露出惊恐脸,我却没看到,真是可惜啊。”

“鹤丸!不要拿这事开玩笑!”

烛台切发出一声巨吼,吓到了其他两人。

“抱歉…我现在情绪有点不稳定,幸好你这次只是睡眠不足跟贫血而已,如果真的出了什麽事,我…我…”

鹤丸看到烛台切情绪暴走后,也低下了头,什麽话也不说,空气像凝结一般,直达冰点。

“烛台切”

鹤丸用一种反常的严肃语气说着。一旁的两人都被他突如奇来的语气吓到,抬起头看像鹤丸。

“我很好,就如你看到的。这次只是小事,我不会再发生第二次,你不用自责,看到你们伤心绝不是我要的,我好歹也是我们之中最大的,我平常没尽什麽责任,但我不会再让你们露出这样的表情,所以,笑吧,别板着脸了。”

烛台切和大俱利面面相觑,但随即又放鬆下来,鹤丸的一番话真的有安定人心的作用。虽然反常,但言语透露出的坚定是不可至否的。

“话说,我工作那边怎麽样了,我没请假啊……”

“我请好了。”

“哇啊啊啊啊,小俱利喔喔,感谢你啊,不然没请假又要被长谷部骂了。”

“这次真的多亏小俱利,我整个呆住时,是小俱利打点一切的哦!”

“哇啊啊,小俱利长大了呢,真不愧是我教的呢!”

鹤丸伸出手,柔乱大俱利的头髮,换来的是,脸红的大俱利拍开手的待遇。

“不想理你。”

原本尴尬的气氛终于和缓,烛台切和大俱利也都因为要上班先走了,叮咛鹤丸要顾好自己之外,也提醒他三天后才可以出院,要他别惹事,好好养病,下班会再过来。

送走了好友,病房回復宁静,只剩下机器有频率性的电子声,规律的声响总是令人发睏的,正当鹤丸快
要进入梦乡时,病房门打开了。

鹤丸原本想起身睁眼看看是谁,却不敌睡魔的吸引沉沉睡去。只在睡着前,闻到了那熟悉的味道。

那人独有的味道。

TBC

------------------------------

我回來了……哇啊啊啊啊啊,我好久没更了,真的很歉!(土下坐)

最近因为要考试很忙,都没什麽时间更啊……






三日鹤【醉由心生 】2
现paro

狗仔三日月×狗仔鹤丸

大概是欢乐向

某天脑洞的结果,後期可能开车(?

保证HE!绝对不撒玻璃!

严重ooc

—以上—可以往下吧~

正文

向三日月打完招呼的鹤丸,为了平息自己刚刚心中莫名的悸动,便在会议室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刚想着要如何面对这“未来的搭档”旁边便传来了椅子移动的声音。

“嗯……欸!?你怎麽坐下来了!!”

“嗯?怎麽了吗,难道不能坐下来吗。”

“也不是不行啦…只是…你…干嘛……啊!算了!”

这時鹤丸心想,要坐也不要坐我旁边啊啊啊,我的心情都还没平复!这之後要怎样啊!!

“哈哈哈,鹤还真是有活力呢,这麽期待和我搭档吗?”

“蛤?你说什麽!我才没有!”

“嗯…没有吗,真可惜呢,我可是很期待哦”

“!!!!!”

鹤丸又一次被吓到,明明平常都是我在吓人的,今天怎麽轮到我被吓了,而且那过分亲昵的称呼是怎麽回事!生平第一次被男生撩,而且效果拔群 ,这叫我一个男生的尊严往哪摆啊啊!

在鹤丸还在和心里的自己对话时,一灼热的目光投射过来,烧得他的脸颊火辣辣的,心跳也越来越剧烈…

“你…干嘛一直盯着我啊…”

“怎麽了吗,鹤。觉得你很可爱才这样啊。”

鹤丸的心再一次的被重击,正当自己要反驳什麽时,会议室的门被打开了,走进来的是课长长谷部,他看了一眼鹤丸和三日月,便在对面的桌子坐了下来,拿出资料,递给了三日月,开口说道

“我知道搭档更换的很临时,但这是上面的指示,我也不好说什麽。”
“这边是要你们这次追踪的对象,女明星,黑川夏子,她上周四被拍到和知名模特,一期一振出入家中,一期一振的经济公司拜托我们找出证据,因为之前由小道消息得知,这是为了要捧红黑川的手段,利用了一期一振,现在消息被他们经济公司压下来了,但早晚会流出去,所以要提前准备证据,才来拜托我们。”

“这次的工作十分重要,毕竟我们公司和栗田口家族有密切来往,所以希望尽早找到证据,就这样,你们两个好好讨论吧”

事情交代完的长谷部便走出去,留下三日月和鹤丸两人乾瞪着眼。

“一期啊…没想到他被拍到了啊,明明一直很小心的,而且这根本不可能,一期最在乎的是弟弟们,完全没有谈恋爱的想法啊”

“看来鹤很了解嘛。”

“当然!毕竟我们家也和他们有来往,而且我跟他还是高中的同班同学啊,怎麽可能不知道这弟控的事,这在我们高中可有名了,你不是也知道吗?你也是我们高中吧”

三日月看着鹤丸回忆着高中的事,突然对於自己高中没和鹤丸同班感到可惜,但也庆幸自己和鹤丸同高中,不至於不在鹤丸的青春留下痕迹。

“哈哈,鹤说得对呢!好像有这麽件事,哎呀,老人家记性不好啊。”

“什麽老人家啊,明明和我同岁!唉,就只会找藉口…算了,来想怎麽解决这件事吧!我可不想看到好友因为这种事登上头版。”

“嘛。也是啊,来想想吧,我记得之前一期有说过,他每周四都有一个固定的拍摄工作,去那问问吧。”

下午来到摄影棚,刚好遇见拍摄完毕的一期,便三人一起去附近的家庭餐厅吃了饭。

“一期啊~听说你有桃色新闻啊,明明最在乎的是弟弟们的说~”

“我也不知道啊,明明上次不过是送受伤的黑川小姐回家,没想到被拍了,这圈子真不安宁。
只是,我真没想到公司说会找人来解决,没想到是鹤丸你和三日月”

“我也很意外啊,完全不知道啊,是今早才被告知要和三日月搭档的!他意外的很麻烦啊!!”

“和鹤搭档我可完全不意外啊,毕竟上面要我和别人搭档时,是我自己选的啊。”

说完,三日月脸上便浮现人畜无害的笑容看向鹤丸。

“原来就是你!你这老狐狸,搞得我一整天心情七上八下的!!!”

鹤丸对着三日月比手画脚的,但三日月还是笑笑的,完全没在在意鹤丸对他的叫骂,好像这些声音听起来都像是撒娇一般。

“鹤这样说,我可是很受伤的啊。”

这麽说的三日月,装出一副无辜的表情,使得鹤丸的心又剧烈跳动了好几下…

“哼!谁理你,要是能看到你哭的表情,我可能还可以考虑安慰下你。”

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人的一期就好像看到了对新婚夫妇在吵架,眼睛都要瞎了。同时也感到奇怪,明明两人没在交往,为什麽还可以这麽闪,这疑问很快的就被鹤丸的抱怨盖过去了,便也没再想什麽。

终於找到人可以发泄心情,鹤丸把心中的事情全都宣泄出来了,完全不顾当事人还在场,使得听鹤丸说话的一期脸上写满尴尬。但一旁的三日月脸上堆满笑容,仿佛谈论的不是他而是其他人。

三人一直喝酒聊天到深夜,一期告别三日月和鹤丸,自己乘坐计程车回家了,告別一期後,三日月看著在自己背上睡得香甜的鶴丸,露出溫柔的笑,在鶴丸的臉上,像蜻蜓點水般悄悄的留下一個吻,便朝着自己的家走回去。

三日鹤【醉由心生 】

现paro

狗仔三日月×狗仔鹤丸

大概是欢乐向

某天脑洞的结果,後期可能开车(?

保证HE!绝对不撒玻璃!

严重ooc

—以上—可以往下吧~

正文

「碰 」

一阵巨响吵醒了同间公寓的合租夥伴,不安宁的早晨开始了…

「鹤—丸—国—永—哦—!一大清早的你在干嘛!」

楼下传来友人的声音,叫醒了趴在地板上的鹤丸,看了一眼时钟,显示现在时间5:12

「啧,怎麽这麽早,老子的好梦都被打断了!」

楼下又传来友人的声音,鹤丸也只好不情愿的爬起来,往楼下走去…

「光忠麻麻~别生气了~我知道啦~我也不是故意这麽吵啊…还不是因为滚下床了…」

「去去去!谁你妈妈,而且你滚下床全是因为你活该,别在这妨碍我做饭!」

知道光忠已经没生气了的鹤丸,一蹦一跳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等待早餐。
一阵脚步声从楼上传来,鹤丸撇过头,看见友人2号顶着个鸟窝头下来,用不慢不急的口吻向他打招呼

呦!俱利酱,起床啦!今天的发型也是个艺术品呢!」

「烦死了!不想理你…」

「欸…光忠麻麻~俱利酱学坏了!呜呜呜…」

「你有完没完啊!真是的!小俱利,别理他,来吃饭~」

光忠一脸宠腻的表情可闪坏了鹤丸的眼睛

「哇噢!一早来个闪光弹,闪死单身狗啊!」

「欸,小俱利,别挑食啊,真是的!还有,鹤丸,快来吃饭,否则上班又要迟到了!」

鹤丸绝对没想到,美好的一天马上就要结束了…

来到公司,先不说是谁准备了这惊吓,但这已经足够让鹤丸惊讶了

「欸欸欸欸欸欸!」

搭档更换通知,更换搭档本身并不稀奇,稀奇的是上面的名字

[三日月宗近,名门三条家末子,从小成绩优秀,待人彬彬有礼,更让人称羡的是他姣好的面容,仿佛像从画中走出的人一般]

在这公司,没有人不知道三日月,毕竟除了家世和长相,他的个性更是有名,我行我素,不按牌里出牌,况且又是这家上市公司的老板儿子,说不知道他的人,差不多不用干了。

「为什麽会在这时期换人啊,还是三日月...」

本身因为家族关系,他们两人也没少见过面,但也不过是一面之缘,没有特别深入交情,突然要和他搭档,可真有些困难,毕竟这人可不是普通的难搞,鹤丸边想边向上面通知的会议室走去。一走进会议室,强劲的冷风吹来

「呃!好冷...公司还真不怕花钱,冷气开这麽强做什麽!真是的!」

一走进去,只看见一位穿着不符合时节还不理会冷气开着的青年站在大开的窗户前,窗外吹进来的风微微吹起青年一旁稍长的头发,一瞬间,鹤丸看清了青年脸上的轮廓,坚挺的鼻梁,薄薄的双唇,美得令鹤丸离不开视线,当青年听见开门声,转过头来,镶着新月的双眸,看向鹤丸,眼底的月亮静静的沉在蔚蓝且无渊的大海里,闪耀着。

「你好。你就是我的新搭档了吧,我是三日月宗近,之後请多多指教了!」

看呆的鹤丸这是才觉得失礼,移开了视线,低下了头,默默答到

「啊啊…你好,我是鹤丸国永,是你的新搭档,以後…也请多多指教了…」

低下了头的鹤丸,脸上泛起不寻常的红晕,直至耳根,在他天生苍白的脸上更显润红,没有看漏这一幕的三日月,脸上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心想

「可真捡到了一只可爱的鹤啊。」

作者废话:啊啊啊啊啊!!第一次发文,字数不多,文笔无法诠释的很好很抱歉,但我真的超爱这对的!所以就有了这篇文的诞生!这是在我脑中存在很久的想法,但之前没什麽时间,现在终於可以发了!!!如有撞文很抱歉…………请大家见谅!还有,我绝对不写be,毕竟写了,自己也心疼啊啊啊……😭😭…还有,手机版发文一定要附上图片呢…